文杰

点火之人

记录生活,顺带写文章。

【盾冬】Hyacinthus 二

伪父子au,故事初期冬单恋盾,后期俩人比较暧昧不清。

警告
对纳博科夫的作品的一些想法,以及结合之前的脑洞形成的一个故事。不怎么符合普通读者的口味,甜甜的相处会有,但是畸形的爱恋是贯穿始终的。
不是一个k→t的全年龄向故事,分级nc—17

05
 
差不多一周的样子,巴基没有觉得生活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地板上的杂物越来越少,垃圾也时常有人出去倒掉。洗衣机开始正常的运作起来,这个家总算有了生活的味道。这些都是依靠那个叫史蒂夫的租客的功劳。

  巴基在煮咖啡的时候多做了一杯给楼上画家送去。他的房间与巴基是个对门,有时候他们俩隔着走廊护栏打个招呼,这就算一天总共的交流了。

  今早的美术课巴基把颜料弄得一团糟,在被罚打扫教室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家里的那个租客——他好像说过他是个画家来着。

  名义上是作为房东的友好示意,实际上是想趁机窥视一下他房间里的真实情况。那间屋子被空置了很久不是吗?他也很好奇房间会变成什么样子。

  抱着这样想法的巴基单腿站立把盘子放在抬高的大腿上,敲敲房门没有声音回答。

  就应该这样转身离开,把咖啡放在餐桌上等它变质。但是内心强大的好奇心驱使着他把手放在门把上——没有上锁。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詹姆斯。你现在松开左手把住的锁还来得及。

  不,已经迟了。巴基推开了房门,他似乎期待这间屋子改动大一点,最好让自己有来到新家的感觉。

  但是没有,房屋除了更加整洁,拉开窗帘让阳光洒到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书桌上平摊了好几张速写纸和摆放在一旁画架,基本还是原来的模样。

  巴基把马克杯放在小茶几上,一种窥视人隐私的欲望驱使他去翻动随意摆放在桌子上的画本。

  虽然不是素描这么精细,但是速写仅靠传神和高超的技艺就能让人知道作者笔力深厚。

  “她很漂亮,不是吗?”

  巴基被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哗哗的翻页声硬生生停住了。

  他翻到的基本上都是人像画,其中有几页标上日期的作品上的模特让巴基非常熟悉。

  那是简单的速写而已,也是近几日的画作。史蒂夫抓住了卡莲娜的几个不经意的小动作来复制在画纸上,有些连巴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过。

  “你不会也喜欢我妈妈吧?”

  “喜欢的定义有很多,有谁不喜欢美丽的事物呢?”史蒂夫把黑框眼镜摘下来压在他的画本上。

  “你出门了?”

  “城里面买了点麦片。”

  俩人陷入了沉默,每一秒巴基都觉得难熬极了,他的背后开始发凉。做坏事被抓到的心情就是这样的。但是对方比自己大个六七岁,即使这样也是个孩子。俩人年龄立场构不成长辈和小辈之间的单方面训斥。要是以租客和房东直接来说,史蒂夫完全有理由把他交给他妈妈然后挨一顿数落。

  这短短几十秒,巴基几乎思考完了自己的一生。他在思考自己死后墓碑上可以刻什么值得拿出来铭记的事情。这是煎熬,他在等待一顿责备,但是他没有等得到。

  “这是你煮的咖啡?真是太感谢了!”史蒂夫把兴趣转移到了马克杯里盛放的液体中,巴基在同一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非常甜,我跟她都喜欢甜的。”

  “和谁?”

  “我母亲,还能有谁?”

  “我以为是你女朋友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有个偷偷喜欢的女生了。哈我知道在你这个年龄是不好意思往外说,我也是从你这么大过来的……”

  刚刚几乎要凝固的气氛被史蒂夫一串玩笑话打破了。
  史蒂夫喋喋不休的装着老人的样子来教育巴基,可怜的房东先生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间屋子,并且以后再也不想踏进来一步了。

  巴基在睡觉之前在日记上写下,他尝试着跟新房客做朋友,但是这个人太怪了,我觉得我喜欢不起来他。

   
© 文杰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