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杰

点火之人

记录生活,顺带写文章。

【盾冬】Hyacinthus

伪父子au,故事初期冬单恋盾,后期俩人比较暧昧不清。

警告
对纳博科夫的作品的一些想法,以及结合之前的脑洞形成的一个故事。不怎么符合普通读者的口味,甜甜的相处会有,但是畸形的爱恋是贯穿始终的。
不是一个k→t的全年龄向故事,分级nc—17

 
01

  曾经有很多位前辈用文字或音符来表达过爱情有多么炙热,爱情令他们深陷疯狂无畏死亡。

  巴恩斯读过许多解读爱情的书,越长大越无法理解骑士小说书里那些为爱奋不顾身的男女。或许是见多不怪,他对自己母亲一直所追求的爱情嗤之以鼻。

02

  她是个疯女人,彻彻底底的疯子!周围的邻居都这么喊她,让她离自己的家人远一点,连自己都外婆都对这个女儿没有办法。

  巴恩斯只知道她现在是个摄影师,几近痴狂的摄影师。但是没有人认可她,她的作品在圈子里不被接受,成为所有人都笑柄。作为儿子的他也不能理解母亲的爱好,因为这实在是太另他难以接受了。

  他们居住的这栋房子显得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人住。巴基和他疯狂的母亲。从他进入本地的小学读书开始家里就以变卖外婆和母亲的首饰来维持生计。他们过的并不困难,好歹那可恶的律师没有把母亲的嫁妆也席卷一空。

  壁橱上有落了厚厚一层灰的相框,擦掉灰尘露出的照片是笑的甜蜜的一家三口。还没有到年纪但是已经有脱发现象的中年男人衣着整齐,从他身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的打扮来看,这是一个比较讲究的富商家庭。女人怀里抱着个小娃娃,手里正揪着他母亲帽子上坠下来的薄纱。

  无论是谁看到这张照片都一定会在这个已为人妇的女人身上停留。她就像坠入人间的天使,她精致的面容就像文艺复兴的那些诗人吟唱的那样美丽,让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为之动容。

  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抱着首饰盒去一个贵妇家做拍卖。即使她已经没有精力画上完美的妆容,面目憔悴,还是有各流人士争着竞价讨她欢心。

  03

  巴恩斯觉得他仅仅活了十七年,就已经看透了所有关于爱情的虚假。他的母亲在第不记得多少次追逐失败所谓的真命天子,终于放弃了曾经让自己敢于抛开一切流言蜚语只为找到真正的爱情的念头。

  那天巴恩斯骑着自行车一路顺风回家,在厨房看见了有段时日没见的母亲——她正伏在堆满杂志的圆桌上。

  “回来了啊?”巴基开了瓶汽水。

  “对,该死的男人们。”卡莲娜头也没抬,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把杂志全都推到了地板上。

  然后生活开始变样了,母亲第二天就开始活跃起来,到阁楼上把旧单反扒拉出来并且从此开始怡情摄影。

  “这是为了记录我美好的生活。”卡莲娜这样对她儿子解释道。

  “可是我真不知道这糟糕的日子有什么可以记录的。”巴基把这个当做玩笑跟狐朋狗友们嘻嘻哈哈的打闹。

  “那你那漂亮妈给你拍艺术照了吗?”亚历克斯从背后拍拍巴恩斯的后脑勺。

  “得了吧兄弟,她不把我扒光然后和我家种的李子合照我就庆幸极了。”

  “也许真的会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但反正不是今天。”

04

  这是他什么时候往小酒馆的外墙上贴的广告纸来着?

  现在巴基在想办法打发这个看起来挺顺眼的青年。目测他有二十来岁,自称是个职业画家,也给杂志社写稿子。

  巴基不好意思的往右侧身,希望这个想要租房子的年轻人没有看见随处乱扔的内衣。他们俩握着两杯茶相对无言了一段时间,期间卡莲娜也下楼给自己煮了壶咖啡。

  “是幻觉吗?詹姆斯,你的客人?”卡莲娜在找杯子的时候随口关心了一下,显然她有点不可思议。毕竟这栋房子很久没有进客人了。

  “不是,老妈,是来租房子的。”

  这下卡莲娜被地板上的杂物拌了一脚,咖啡全贡献给了没有金鱼的鱼缸。

  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第一次觉得家里有些乱。因为她现在怕上门的钱包嫌弃糟糕的环境。

  “先生,楼上有空房间,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儿子的房间也可以租给你。”

  年轻人找了块可以落脚的地方站起来,拍拍巴基的肩膀,“我很喜欢这个地方,事实上当我路过这里的时候就移不开脚步了,我希望能在这里住上足够长的时间留我创作。如果可以的话,我今天就想住在这里。”

  没错,又一个怪人要住在我们家了。

  “我希望在未来我能够喜欢上他。”巴基在日记本上这样写。也许以后真的会发生什么办法,但现在已经开始发生了。

tbc

   
© 文杰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