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杰

点火之人

记录生活,顺带写文章。

  我的生活太棒了,它总是怕没有什么新鲜玩意让我提起精神。可是这接二连三来的太快,话到跟前又吐不出来,想说又说不出口。


  第二个年头,生日快乐。 @Suolomer_Tandechar

  看过中土世界和麻瓜巫师的生活,真真的觉得自己比别人多活了两辈子。

#一些对复联四剧情发展的想法

  我倒是很希望复联四的剧情中,如果他们真的回到了复联一时代,经历了磨砺的索尔与遭遇背叛和情感损失的洛基可以有更好的结局。很期待这兄弟俩再见面的对手戏。温柔的对待或许不会让洛基迷失在追求权利的路上,最后走向死亡。

  而复联一——包括第一纪元的所有电影中,冬日战士并没有出场。也许在这一次纽约之战中导演会交代那个时间的九头蛇特工们在做什么,史蒂夫会遇到同样在抵抗外来入侵的巴基吧。这个时候知道一切都史蒂夫遇到失而复得的巴基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桃总的推文告别让人很伤感,也直接让人想到战损。如果按照王子与公主的童话故事来看,或许美国队长带着巴基归隐,去慢慢治疗这些伤痛呢?
  Cap接替了Cap带着mcu宇宙开启新纪元,巴基会和漫画里一样接盾吗?

#被盗文案的受害者


  我真的想不到有一天我的影评会被人“无偿”的拿去使用。更让我绝望的是,姑娘认错后告诉我,她是从另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那里复制黏贴过来的。

  我真的的很容易原谅对方的过错,姑娘态度也很好。但是她的话几乎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影片的观后感是我由心而发写出来的,想给大家推荐它才会发到空间。一不作为商业文章,二不为图名利。我不是吝啬于不愿意与人分享的人,如果您赞同我的说法,您可以点击转发,或者艾特我这个原po。

  我的圈子很小,发出去不过寥寥几人问津。而被那些所谓的“营销号”或者“圈内大佬”拿走,会获得比原作者多上几倍甚至十几倍的热度。

  附上的图片有两张是我自己调的色,我一直认为打水印没有必要,现在看来要是盗窃者成心不认错,我也没有证据让他跟我道歉。

  空间说说被盗窃真的很容易,复制黏贴过去只不过几秒钟时间。可是原po写下来要花上多久?那种看完电影雀跃的心情都延续不是留给盗窃者获取名利的!

  对于一个角色的喜爱,一个演员的崇拜,这两种力量成为我写东西的动力。可是连这种表达对他们都爱的权利也要剥夺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2018.10.3


  自调色

  这种美丽容颜真的会使人忘记烦恼的!

  在我胡诌的故事中,穿梭在光怪迷离的境地的,是你呀我的小英雄!

“这世界多么奇妙,

前一天还爱着她,
  后一天却想把她千刀万剐。”

  每一个角色的死亡都以坠入告终。罗伊用故事欺骗亚力珊卓替他偷吗啡,第一次因为认错字母而失败,第二次以替换药物而告终。第三次,亚力珊卓认为“吗啡”可以救赎他的灵魂,结果以自己滑下柜子磕破头而宣告失败。

  “你是来救赎我的灵魂的吗?”

  很喜欢影片的基调,悲伤的英雄和诡异的建筑。五位大盗的身份和故事各异,因为同一个目标聚集在一起。亚力珊卓躺在病床上与罗伊的对话真的让人看红眼眶。
  由咖啡渍引申的红色帷幕——还有吗啡。

  交叉手指,化开的冰块,美国异蝶。

  小女孩的演技真的很好,我很喜欢看这样小孩子救赎大人的故事。佩佩也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好看的移不开眼睛。
  真的是有君如佩啊!

【莱瑟】背道而驰

Rating:
Explicit

Archive Warning:
Rape/Non-Con

    戒指在销毁之前发出了一道回声——它知道自己死期将至,要把这一份欲念留在中土大陆。莱戈拉斯看见了那只眼睛,灰飞烟灭的刹那他转向了这只精灵。

  我的灵魂飞走了,我让它走,栖息在他的身上。

 


  2018.9.22

  淮畔的黄昏,
 
  我想让烧火燃尽你的枷锁。

@Suolomer_Tandechar

 
  桂花撒了一地

  是九月呀!

@熊桉猫_

中土

迷迷糊糊的看到两百多页,一遍在草稿本上做标注一边翻后面注释表。

#关于一些对同人的想法


  仅代表个人观点

  不管是看同人文还是自己动笔写一些东西,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三年。
  在我对“同人”没有概念的时候,只是喜欢在看完一部作品后对剧中我不满意的地方进行修改,加一些内心戏,或者是它们续一个结尾。
  再后来对一些有魅力的角色无法自拔的时候就会把他“传送”到一个新的世界,他必须对自己做出一个改变来尽快适应这个世界的一切。换句话说就像现在的穿越剧,不过小时候对这些名词不了解罢了。
 
  喜欢的第一对cp是黑子的篮球中的绿间×高尾。逆了大众cp所以没有多少粮吃,那时候就产生了“我为什么不自己写脑洞呢?”的想法
  刚开始真的是黑历史!为虐而虐而且句子不通,当时就是为了快乐,有人看我就跟她们聊天,没人看就自娱自乐。
  我在刚开始写文的时候真的可以用垃圾形容,也有人说过我ooc。但是我很幸运,没有因为写文章被人强烈指责过。但是我的朋友,cp,同好,还有一些写文的太太都被攻击过。有一段时间我陷入“不敢动笔”的低谷,在网上说话谁也不用为自己的言语负责,所以真的会有人抱着恶意,坏的彻底。

  为什么还要写同人?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但是我的理由很简单。没有什么初衷啊信念啊之类的。

  就是为了快乐。

  有人喜欢我的文章我很快乐,我在角色身上获取快感也是快乐,有人愿意听我说脑洞也是很快乐的一件事。
 
  热圈事多但是确实有很多值得看的文章和珍宝一样的太太,所以坐等吃粮就可以了。
  无论是哪一个我喜欢的太太,他们的词藻是否华丽,文采是否出众,都有一个共同点是行文如流水一样顺畅。看文章的剧情和人物是否饱满是其次,如果文字没有让你产生想读下去的欲望的话,那么剧情人物都不会完完全全被人深入理解。

  除了冷圈热圈,还有一些“古早”圈。
  有的圈子续航能力强,像盗笔aph。有的只是兴起了那么一段时间然后就冷了下去。
  我嗑的cp除了盾冬锤基周喻之外其他都很冷,也是这种“冷”给我一种安全感。虽然热度不能跟他们比,当时有时间让人静下心来去品味他解读他,思考他在应对情况的反应和遇到事情的解决方法。

  再谈谈关于“预警”。
  前些日子有个太太专门说了关于她对预警的态度,跟我非常契合。
  我喜欢在文里设置悬念,而有些读者会接受不了非全年龄的悬念而攻击作者。我不怎么会撕逼,如果有这种情况我会选择删除评论。我会在文章开头表明分级(按ao3的tag为标准),但是以后不会再透露文章的内容。

  这都是为了快乐啊!
 

 

开学前夜,小星星和茶茶还有角鹿的书桌。
等到开课就啦就无止境的堆书——

同人的创作和评价不需要以“爱”之名

蜜分 Honeyscore:

2.26更新补充:收到了一些评论,我在回复后也发现了文章的不足之处,所以将标题由【同人创作不需要以“爱”之名】改成【同人的创作和评价不需要以“爱”之名】。


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我希望大家都能慎重选择自己评价同人作品的方式。为什么我不赞同以“爱”之名?因为当我对一篇同人下达了“对角色没有爱”的评价,就相当于对这个作者进行了有罪推定——我都说她有罪了,都认定她“对角色没有爱”了,她还能怎么解释呢?她怎么解释都没用了,因为她“对角色没爱”,我剥夺了她为自己辩护的最后一寸余地。


读者之所以会产生作者对角色“有没有爱”的怀疑,拆开来讲无非三点:①作者对角色的理解有误区,刻画有偏差,;②情节生硬,不合理,各种敏感kink;③作者让角色表现得与原作中的性格背道而驰


↑既然是出于这些原因,大可以一一摊出来讲,这些评语都是可以证伪的,它可以被更多其它读者来验证到底公正不公正,也给了作者为自己辩护的权利;但类似“作者对角色完全没爱”的这种评价,不管是作者本人还是其他读者都很难去理性地驳斥,因为我们找不到这个“爱”的标准,它更像是直接站在道德制高点来下达审判,既封杀了作者为自己辩解的权利,也没能讲清楚自己为什么厌恶这篇作品。


——————————————————————————————


过年吃肉吃多了,又想聊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什么样的同人情节,算是作者对角色“没有爱”的表现?


按照大部分读者的口味, 


对角色“有爱”的同人文元素有:满满的双箭头;角色可以遭受苦难和暴力折磨,但暴力折磨不能过度,也不包括性暴力;尊重角色,还原角色;HE


对角色“没爱”的同人文元素有:不够双的箭头或者干脆单箭头;性暴力,非自愿性行为;不尊重角色,不还原角色;BE




这些元素为什么会导致“作者对角色‘有爱’or‘没爱’“的评判?


1. 不够双的箭头/单箭头


“你都萌这对了,还写什么单箭头,真不是在拆cp?


一方对另一方有强迫行为,或者一方爱得更深,而另一方相比之下爱得没有那么深,这算什么,爱情难道不应该是建立在双方精神上的平等和彼此尊重的基础上吗?”


2. 性暴力


“如果你真的爱这个角色、尊重这个角色,你就不会写这种让他受到极端侮辱的梗。”


3. BE


“原作还不够虐吗?为了虐而虐的意义何在,对角色不能有一点爱吗?”


4. “不尊重、不还原角色”


“呵呵。”




以上观点很常见,但我不能同意这些说法,原因如下:


①a. 我不认为两个人的爱情一定是建立在彼此精神平等、互相尊重的基础上才能发生,因为现实并非如此。


什么样的感情关系才能被称为爱情?不顾一切的盲目,转瞬即逝的激情,年少时一厢情愿的迷恋,患得患失的彼此伤害,萍水相逢后的天各一方……这些很难称得上是平等的、互相尊重的感情,难道都只是犯蠢而已,而真正的爱情是某种纯粹的、健康的、绝对圣洁的、天平两端在一条水平线上的东西?


爱情可能是任何一种不健全的模样,而它偏偏很少以双方绝对平等、互相尊重的完美面貌出现。它有很多种,有你贱我渣,有死缠烂打,有情深意重,你丑我瞎,人们当然可以评价它们的优缺点,它们可能是海角天涯型“好”爱情,也可能是鸡飞狗跳型的“傻”爱情,甚至是拳脚相向的“坏”爱情,但人们不能简单粗暴地判决两个人之间不存在爱情,不配被称之为爱情。


b. 而更重要的是,同人文中的cp关系类型远远不仅限于爱情。爱情是个太窄的概念了,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连“感情”二次都不够用来概括,亲情友情爱情,它们都太窄了。一对cp的两人关系太过多种多样,它可能是一种张力,一簇火花,一丝若有似乎的牵绊,一道面目模糊的轨迹,它可能沧海桑田也可能没头没尾,它可能把两个人的命运紧紧地、永久地拴在一起,也可能只在两个人的人生中甩出一条水渍,很快就蒸发不见了。




②性暴力也是暴力,它和肉体虐待没有本质区别。既然都是暴力,为什么我们觉得殴打、物理方式损伤肢体、强制洗脑这些暴力方式是相比之下可以接受的,而性暴力就要严重得多?


殴打是一种侮辱吗?洗脑是一种侮辱吗?都是的。我不是想要混淆概念,把性暴力和其它形式的暴力完全等同起来,我想说的是,如果读者认为作者在文中让角色遭受性暴力是一种“没有爱”的表现,而让角色遭受其它类型的暴力就没有那么严重,这个界限是非常站不住脚的。


a. 你可以说,殴打和QJ不能相提并论,QJ所造成的伤害要深得多。如果是一个程度深浅的问题,那要怎么衡量这种伤害程度?如果锯下一条胳膊的伤害程度是10,反复洗脑的伤害程度是50,那QJLJ是多少,2000?5000?怎么得出来的?


它们都是暴力伤害,伤害的深浅差距还没有大到足够被用来判断作者对角色是否“有爱”的程度。


b. 你也可以说,QJLJ梗的问题出在合情合理性上,在现实情况中,一个男性被同性性侵的可能性比被殴打的可能性低太多了。好,既然是合情合理性的问题,又何谈“有爱”和“没爱”?


这是笔力的问题,而不是对角色“有爱”“没爱”的问题。


 


BE这个词本身就有问题。BE=Bad Ending, 而一个故事结尾的好坏是不能简简单单被它是否给了读者一个大团圆来判断的。如果仅从结尾是否圆满,就能判断出作者对角色是否“有爱”,那这种所谓的“爱“未免太廉价了。






但这都只是表面原因。上面的第4条,“不尊重和不还原角色”这一项,我发现自己没办法辩驳。为什么?


因为同人创作中的“有爱”和“没有爱”根本就是个伪命题,作者和画手并不是出于对角色“爱”而进行同人创作的。


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角色,甚至会对角色发展出超乎寻常的感情,比如把自我的一部分投射到角色身上,或者把角色视作一种精神寄托,或者觉得角色全世界最漂亮、最可爱、最正义、最强大,这都没什么不正常的。


但同人创作是另一回事。不管有些人把同人作品看得多低贱,我都坚持视它为一种创作形式,而创作本身就是一种以获得反馈、实现自我满足为终极目标的人类活动,在同人创作中,原作中的角色是用来进行创作的材料,是手段;同人创作的动机可能出于一种欲望,也可能是出于一种兴趣,或者出于才华,出于消遣,出于自娱自乐,甚至出于逃避现实或者锻炼能力,它偏偏就不是出自“爱”。




为什么大家总喜欢拿“爱”这个概念来说事?




1. 因为人总觉得“爱”是公的、无私的,而“欲望”和“自我满足”以及一切其它动机都是私的、为人不齿的;但对同人创作的评价标准不应该建立在“有没有爱”这个虚无缥缈的伪命题上,它只不过是 [创作水平] 和 [个人口味] 的问题。


我凭什么确定一篇同人文的精彩是出自于写手对角色的“爱”,而不是出自她的好文笔,也不是出自于我的口味偏好?


我凭什么确定一张同人图的优秀是出自于画手对角色的“爱”,而不是出自她的好画工,也不是出自我的口味偏好?


(而那些常常被挂出来鞭尸的、众口一致的雷文,首当其冲的罪状就是“OOC”,然后就是“不尊重角色”“看不到对角色的爱”“恶意满满”……说真的,既然大家都说雷,就不是个人口味偏好的问题了,这些OOC、这些所谓的“对角色没爱“,真的都只是作者文笔太差的结果,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所以,所谓的“不尊重、不还原角色”,是基于读者个体感受的东西,是一种张口就来的评判标准,是包含在[个人口味]里的问题。如果这篇文不符合我对角色的理解,我当然可以说它“不尊重、不还原角色”,而这个语境下的“角色”,只是我心目中的角色而已。




2. 因为对角色“有爱”这个概念是如此掷地有声,所以大家可以拿它来捍卫自己的口味,攻击他人的口味,为自己的个人喜好提供了天然、不可证伪的正义性。


当我讨厌一篇对家的文时,“因为作者对角色没有爱”比“因为作者逆了我CP,xxx怎么可能是攻,开玩笑“听起来要理直气壮、公平正义得多;


当我讨厌一篇自家的文时,“因为作者对角色没有爱”比“因为我讨厌这种梗,看到这种梗就来气”听起来要理直气壮、公平正义得多……




我并非认为人们不应该对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作品发表任何评论,不,读者当然有这个自由——我只是非常不赞同对角色“有没有爱”的这种评判标准,它真的太虚伪、太自视甚高、太站不住脚了。如果我不喜欢一篇文,我大可以说它哪里不让我喜欢:逆我CP、拆我CP、情节太混乱、人物对话好幼稚、一点都不戳萌点、这个梗我好雷、这个画风好雷、这个故事我好雷、没有理由我就是不喜欢……


不管这个评价再怎么主观、再怎么唯心,都比一句貌似正义的“作者对角色没有爱”要光明磊落的多。




 








  我打开桌灯,手里的铅笔却发出了火光。

【露普】凛冬的季节

警告

抹布角色pwp/未成年勿入/请看好警告再决定是否点开链接
Hurt/Comfort,Rape/Non-Con,Explicit,M/M

基尔伯特在战争中被俘,他知道在前面迎接他的是无缘的爱人。
俩人相互爱慕又不肯说出口,最后导致只能互相伤害对方来给自己取得慰藉。

在一个冬日,基尔伯特见证了场悲剧

【盾冬】Hyacinthus 三

伪父子au,故事初期冬单恋盾,后期俩人比较暧昧不清。

警告
对纳博科夫的作品的一些想法,以及结合之前的脑洞形成的一个故事。不怎么符合普通读者的口味,甜甜的相处会有,但是畸形的爱恋是贯穿始终的。
不是一个k→t的全年龄向故事,分级nc—17
冬寡是朋友关系,不构成cp。

  06

  深更半夜的,巴基是被街道上不知道哪家跑出来的小狗叫唤的声音吵醒的。

  看起来那家主人不打算把它带回去了。巴基有点生气的想。

  这一吵也让他睡不着觉了。休假日里他一天几乎都在睡觉,只在晚饭的时候在餐厅里露个面。其他时候都跟床亲密度过。

  房间在只有微弱月光和路灯照射的时候是深蓝色的,隐约还有些可见度。巴基翻来覆去的想着史蒂夫的话——美丽的事物谁不喜欢呢?

  他这个年纪确实应该有个女朋友,虽然只是为了追求刺激和新鲜感,爱情这种东西只是嘴上随便发发誓。
  有什么美丽的事物能够吸引自己?

  低一个学级的学妹旺达有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每次碰见她巴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邻校有个红发女孩,身材特别好但是不易接近,想趁机惹事情揩油的人都被她两下打趴在地上了。

  巴基也跟她有过交流。他知道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叫做娜塔莎,是个从苏联移民过来的家伙。

  那次有几个不识相的小伙子非要试试她的厉害,最后一个人被撂趴下的时候坐在墙头上看完全程的巴基为娜塔莎叫了声好。

  “你真的很厉害。”巴基把喝完的汽水罐头捏扁随身扔到灌木丛。“你叫什么名字?”

  “娜塔莎”红发女孩把放在地上的背包捡起来拍拍灰。
  “我可以追你吗?”巴基跟她开了个玩笑,但是心里想,她要是答应了,我就跟她在一起试一试。

  “什么?”娜塔莎被这毫无语序逻辑的问题给迷住了。“我们刚见面几分钟,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这也太随意了。”女孩扬起嘴角笑了两声,也许只是为了表达不屑。

  “好吧,那就算了。我叫巴基,就住在附近。”

  “行了巴基同学,回家准备你的晚饭吧。”

  巴基目送着她走出巷子。

  这就走了?他还以为她会以耍流氓的理由给他一拳呢。挂了彩的脸可以让伙伴们笑话他上一段日子。

  第二次碰见她是在城里的采购市场,因为红色的头发很显眼,巴基在冷藏区随便逛了逛就看见娜塔莎推着小车在买速食。

  “喂 这次可以留个电话吗?”巴基侧身拦住娜塔莎的购物小推车。完全冒着被揍一顿的危险。

  “你报吧,平时不一定接,短信看到会回。”

  巴基没有收到想象中的一顿思想教育或者武力沟通。很明显的,他成功和一个女孩子搭讪了还要到电话号码。这够他吹一个月的牛了。

现在巴基在床上蹂躏枕头,想起来联系人里保存的电话号码。他还一次都没有拨过呢。巴基打开手机盖编辑了条短信——我觉得现在我困扰极了。

  发给谁?

  翻了好几遍联系人储存 ,他还是发给第一开始就决定的人。

  屏幕闪烁着发送成功,巴基把手机拍在床头柜,仰面朝天花板闭上眼睛。

  ——是因为什么?

  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人很快就回了他消息。她为什么这么晚还醒着?虽然有这样的疑问,但是巴基还是决定好好对她倒一倒苦水。

  ——我家来了个房客,是个画家。我觉得他喜欢我妈妈。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母亲的画像。

巴基没有把他偷偷闯入别人房间的事实告诉娜塔莎。

  ——只是这些?

  ——他说他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

  ——那你的妈妈一定非常漂亮。

  娜塔莎也只是刚搬来这里不久,还没有听到过关于他们家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也许你曲解他的意思了,你太过于敏感了。

  ——我也这样说服自己,我尝试让自己喜欢上他。但是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我们每天也就早晨晚上打个照面的交情。事情越来越按照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了,万一他真变成我爸爸也说不准。

  发了这么一大串过去,巴基等了一晚上也没有收到回信。

  隔天他又把烦恼说给关系比较不错的萨姆听,他俩是一起爬树的时候认识的。

  “我觉得不大可能,你不是说过你妈妈已经把所有热情都投给摄影事业了吗?”萨姆嚼着口香糖,把锡纸团成个小球扔到道路上。

  “对,怪就怪在这。她最近不怎么疯了,我一天三餐都能在餐桌上看见她。”

  “如果,我说如果他真的变成你爸,那你介意吗?”

  介意吗?巴基这样问自己。他帮母亲把过的关不少,但是史蒂夫从他的审美来看都是无可挑剔的。他好像没有什么损失。

  “我不太清楚吧。现在我们去打台球吧。”巴基把一扣,从墙上跳下来骑着自行车就往城里的舞厅里赶路。萨姆追了一段路才赶上他。
 

【盾冬】Hyacinthus 二

伪父子au,故事初期冬单恋盾,后期俩人比较暧昧不清。

警告
对纳博科夫的作品的一些想法,以及结合之前的脑洞形成的一个故事。不怎么符合普通读者的口味,甜甜的相处会有,但是畸形的爱恋是贯穿始终的。
不是一个k→t的全年龄向故事,分级nc—17

05
 
差不多一周的样子,巴基没有觉得生活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地板上的杂物越来越少,垃圾也时常有人出去倒掉。洗衣机开始正常的运作起来,这个家总算有了生活的味道。这些都是依靠那个叫史蒂夫的租客的功劳。

  巴基在煮咖啡的时候多做了一杯给楼上画家送去。他的房间与巴基是个对门,有时候他们俩隔着走廊护栏打个招呼,这就算一天总共的交流了。

  今早的美术课巴基把颜料弄得一团糟,在被罚打扫教室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家里的那个租客——他好像说过他是个画家来着。

  名义上是作为房东的友好示意,实际上是想趁机窥视一下他房间里的真实情况。那间屋子被空置了很久不是吗?他也很好奇房间会变成什么样子。

  抱着这样想法的巴基单腿站立把盘子放在抬高的大腿上,敲敲房门没有声音回答。

  就应该这样转身离开,把咖啡放在餐桌上等它变质。但是内心强大的好奇心驱使着他把手放在门把上——没有上锁。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詹姆斯。你现在松开左手把住的锁还来得及。

  不,已经迟了。巴基推开了房门,他似乎期待这间屋子改动大一点,最好让自己有来到新家的感觉。

  但是没有,房屋除了更加整洁,拉开窗帘让阳光洒到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书桌上平摊了好几张速写纸和摆放在一旁画架,基本还是原来的模样。

  巴基把马克杯放在小茶几上,一种窥视人隐私的欲望驱使他去翻动随意摆放在桌子上的画本。

  虽然不是素描这么精细,但是速写仅靠传神和高超的技艺就能让人知道作者笔力深厚。

  “她很漂亮,不是吗?”

  巴基被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哗哗的翻页声硬生生停住了。

  他翻到的基本上都是人像画,其中有几页标上日期的作品上的模特让巴基非常熟悉。

  那是简单的速写而已,也是近几日的画作。史蒂夫抓住了卡莲娜的几个不经意的小动作来复制在画纸上,有些连巴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过。

  “你不会也喜欢我妈妈吧?”

  “喜欢的定义有很多,有谁不喜欢美丽的事物呢?”史蒂夫把黑框眼镜摘下来压在他的画本上。

  “你出门了?”

  “城里面买了点麦片。”

  俩人陷入了沉默,每一秒巴基都觉得难熬极了,他的背后开始发凉。做坏事被抓到的心情就是这样的。但是对方比自己大个六七岁,即使这样也是个孩子。俩人年龄立场构不成长辈和小辈之间的单方面训斥。要是以租客和房东直接来说,史蒂夫完全有理由把他交给他妈妈然后挨一顿数落。

  这短短几十秒,巴基几乎思考完了自己的一生。他在思考自己死后墓碑上可以刻什么值得拿出来铭记的事情。这是煎熬,他在等待一顿责备,但是他没有等得到。

  “这是你煮的咖啡?真是太感谢了!”史蒂夫把兴趣转移到了马克杯里盛放的液体中,巴基在同一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非常甜,我跟她都喜欢甜的。”

  “和谁?”

  “我母亲,还能有谁?”

  “我以为是你女朋友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有个偷偷喜欢的女生了。哈我知道在你这个年龄是不好意思往外说,我也是从你这么大过来的……”

  刚刚几乎要凝固的气氛被史蒂夫一串玩笑话打破了。
  史蒂夫喋喋不休的装着老人的样子来教育巴基,可怜的房东先生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间屋子,并且以后再也不想踏进来一步了。

  巴基在睡觉之前在日记上写下,他尝试着跟新房客做朋友,但是这个人太怪了,我觉得我喜欢不起来他。

【盾冬】Hyacinthus

伪父子au,故事初期冬单恋盾,后期俩人比较暧昧不清。

警告
对纳博科夫的作品的一些想法,以及结合之前的脑洞形成的一个故事。不怎么符合普通读者的口味,甜甜的相处会有,但是畸形的爱恋是贯穿始终的。
不是一个k→t的全年龄向故事,分级nc—17

 
01

  曾经有很多位前辈用文字或音符来表达过爱情有多么炙热,爱情令他们深陷疯狂无畏死亡。

  巴恩斯读过许多解读爱情的书,越长大越无法理解骑士小说书里那些为爱奋不顾身的男女。或许是见多不怪,他对自己母亲一直所追求的爱情嗤之以鼻。

02

  她是个疯女人,彻彻底底的疯子!周围的邻居都这么喊她,让她离自己的家人远一点,连自己都外婆都对这个女儿没有办法。

  巴恩斯只知道她现在是个摄影师,几近痴狂的摄影师。但是没有人认可她,她的作品在圈子里不被接受,成为所有人都笑柄。作为儿子的他也不能理解母亲的爱好,因为这实在是太另他难以接受了。

  他们居住的这栋房子显得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人住。巴基和他疯狂的母亲。从他进入本地的小学读书开始家里就以变卖外婆和母亲的首饰来维持生计。他们过的并不困难,好歹那可恶的律师没有把母亲的嫁妆也席卷一空。

  壁橱上有落了厚厚一层灰的相框,擦掉灰尘露出的照片是笑的甜蜜的一家三口。还没有到年纪但是已经有脱发现象的中年男人衣着整齐,从他身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的打扮来看,这是一个比较讲究的富商家庭。女人怀里抱着个小娃娃,手里正揪着他母亲帽子上坠下来的薄纱。

  无论是谁看到这张照片都一定会在这个已为人妇的女人身上停留。她就像坠入人间的天使,她精致的面容就像文艺复兴的那些诗人吟唱的那样美丽,让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为之动容。

  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抱着首饰盒去一个贵妇家做拍卖。即使她已经没有精力画上完美的妆容,面目憔悴,还是有各流人士争着竞价讨她欢心。

  03

  巴恩斯觉得他仅仅活了十七年,就已经看透了所有关于爱情的虚假。他的母亲在第不记得多少次追逐失败所谓的真命天子,终于放弃了曾经让自己敢于抛开一切流言蜚语只为找到真正的爱情的念头。

  那天巴恩斯骑着自行车一路顺风回家,在厨房看见了有段时日没见的母亲——她正伏在堆满杂志的圆桌上。

  “回来了啊?”巴基开了瓶汽水。

  “对,该死的男人们。”卡莲娜头也没抬,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把杂志全都推到了地板上。

  然后生活开始变样了,母亲第二天就开始活跃起来,到阁楼上把旧单反扒拉出来并且从此开始怡情摄影。

  “这是为了记录我美好的生活。”卡莲娜这样对她儿子解释道。

  “可是我真不知道这糟糕的日子有什么可以记录的。”巴基把这个当做玩笑跟狐朋狗友们嘻嘻哈哈的打闹。

  “那你那漂亮妈给你拍艺术照了吗?”亚历克斯从背后拍拍巴恩斯的后脑勺。

  “得了吧兄弟,她不把我扒光然后和我家种的李子合照我就庆幸极了。”

  “也许真的会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但反正不是今天。”

04

  这是他什么时候往小酒馆的外墙上贴的广告纸来着?

  现在巴基在想办法打发这个看起来挺顺眼的青年。目测他有二十来岁,自称是个职业画家,也给杂志社写稿子。

  巴基不好意思的往右侧身,希望这个想要租房子的年轻人没有看见随处乱扔的内衣。他们俩握着两杯茶相对无言了一段时间,期间卡莲娜也下楼给自己煮了壶咖啡。

  “是幻觉吗?詹姆斯,你的客人?”卡莲娜在找杯子的时候随口关心了一下,显然她有点不可思议。毕竟这栋房子很久没有进客人了。

  “不是,老妈,是来租房子的。”

  这下卡莲娜被地板上的杂物拌了一脚,咖啡全贡献给了没有金鱼的鱼缸。

  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第一次觉得家里有些乱。因为她现在怕上门的钱包嫌弃糟糕的环境。

  “先生,楼上有空房间,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儿子的房间也可以租给你。”

  年轻人找了块可以落脚的地方站起来,拍拍巴基的肩膀,“我很喜欢这个地方,事实上当我路过这里的时候就移不开脚步了,我希望能在这里住上足够长的时间留我创作。如果可以的话,我今天就想住在这里。”

  没错,又一个怪人要住在我们家了。

  “我希望在未来我能够喜欢上他。”巴基在日记本上这样写。也许以后真的会发生什么办法,但现在已经开始发生了。

tbc

艾利欧在十七岁的时候收获了一段最美的爱情,然后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去回味它。

  我是狄劳克斯,而他是我的狄俄墨得斯。以男人间的某种莫名难解的崇拜为名,我拿我的黄金盔甲换他的青铜盔甲,公平交易,双方都不讨价还价,就像双方都不提及简朴或羞耻。

© 文杰 | Powered by LOFTER